網生@誌 | zEUS.'Blog

首页 » 摘文拾趣 » 2008-01-22 »

天上九头鸟,地上湖北佬

字体大小:T | T

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武汉人,虽然总是听别人用“天上九头鸟,地上湖北佬”来形容湖北人,但除了知道它的意思是说湖北人的多心眼,多心计外,就不知道是否还有其它意味了。带着这个疑问我在百度知道里寻求到了正解…
下面摘录的文章很公允的诠释了九头鸟般的湖北人,相信外地的朋友们通过这篇文章能更全面,更客观的认识湖北人,了解武汉人。

“九头鸟”的比喻,其实有褒有贬。
褒义是说他的聪明、能干;一般的鸟儿只有一个头,与有九个头的鸟打交道,当然不是对手,很难缠。有人用“狡黠的机智”来区分湖北人的“聪明”与其他省人的不同。而“九头鸟”的贬义自然是说其阴险,与这样的人打交道容易吃亏;另一含义则是说湖北人喜欢窝里斗,好比九个头相互争食,但胃只有一个,其实哪个头吃都一样。
1994年经营湖北菜的“九头鸟餐厅”打入北京,并发展成连锁品牌,享誉京城。不料,其中三位经营者却在去年另起炉灶,开起“九头凤”餐馆,和“九头鸟” 打起了对台。“九头凤”不仅在名称上与“九头鸟”相近,在菜色口味、餐厅装饰、经营管理、相关宣传等方面都与“九头鸟”有着相似之处。最后,二者还引发了商业知识产权的纠纷。

若论个人,湖北人很聪明,但这种聪明更多是“心计多,心眼多”;若论整体,太精则容易互相扯皮,因小失大,干不成大事,聪明反被聪明误。

湖北这个地方,历史上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地。大家熟知的《三国演义》,主要的舞台就在湖北。或许正因如此,看尽历史兴衰、殊死搏斗的湖北人,练就了所谓“权谋”(好听是聪明,难听是阴险)的性格。不这样,他们没法生存。

而同样是古时楚国封地的湖北,和湖南人一样,都爱吃辣,都有必争拼搏的精神。但与湖南人不同的是,湖北人多少受了武当山道家思想的熏染,追求洒脱,强调顺势,发现走不通就不走了,较灵活,但同时也可能把一些好的东西一块丢了。这或许就是“九头鸟”与“驴子”(指湖南人)的差别,驴子是不管对错,反正干了就要干到底的倔强和韧性,但九头鸟的多心眼让湖北人懂得转个弯。

尽管作为湖北代表的武汉,其上市公司的数量仅次于闪闪发光的上海,但自1985年以后,湖北的发展相对滞后了,现在人们经常用“醒得早、起得晚、走得慢”来形容湖北经济发展的现状,如今的湖北人在心态上也有些失落——南方发财、北方当官、西部大开发沾不上边、中国经济的第四增长极又落在东北,无论哪一桩都没自己什么事。但在《中国生意经》中,仍要请众看官关注这可能“鸣将惊人”的湖北佬。

从历史上来看,湖北是“九省通衢”之地,汉口在明清时曾是全国物资的主要集散地,所以说湖北人的经商意识是有传统的。清道光年间的《汉口竹枝词》中就有一句:“此地从来无土著,九分商贾一分民”。

那么,为何自古以来就浸染在商业文化之中,且又有“九头鸟”聪明的湖北人,就是形成不了如明清时期享誉全国的“徽商”、“晋商”、“潮商”等大商帮呢?明清十大商帮没有“鄂商”的踪影,现在又是上海、浙江、广东的商人出风头。这其中蹊跷值得探寻。

善于创新却也善变 贯于短线操作仅能小胜。一如“九头鸟”的封号,湖北商人脑子活,有创新意识,有人甚至认为武汉人的市场感不亚于温州人和犹太人。

近五年间,新崛起的“湖北创业军团”给人的一大印象,就是敢于把不易被人察觉的机会转化为一种创业商机。一个著名的例子是“收音机笔全国技术转让”项目,当时这个项目的技术转让费是人民币50万,很多投资者望而却步,湖北创业军团中的先行者把这个项目技术转让费分解成3000元,一下子便行销全国。

善于创新,往往也意味着善变,不会守成,创新经常变成流星。湖北商人经常是不断地转行,不断地换项目,什么都做,也什么都做不精、不长久。不像温州人,即便做打火机、鞋子,哪怕只赚一分钱,他们都会“从一而终”地干下去,然后把一个家庭工厂发展成一个大企业。

20世纪80年代,武汉曾有四大家电品牌闻名全国,即莺歌牌彩电、南波希岛冰箱、鹦鹉牌录音机、荷花牌洗衣机。这不仅是开风气之先,且武汉在那时就有这样的成绩,应该说是非常厉害的,但却没有及时改进技术,不久就被淘汰了。现在说起家电,脱口而出是青岛的海尔、海信,不会有人再记起这四大品牌。有人将此称之为“莺歌哑了,希岛崩了,鹦鹉飞了,荷花谢了”。

又比如同在80年代闻名的武汉汉正街,凭借着武汉本来就是全国商品流通之地,这条长街形成了小商品批发市场,打响的汉正街引发了各地同类市场的兴起。但如今更加专业化的浙江义乌小商品市场,抛弃了假冒伪劣的丑名,走自创品牌的道路,产品打入国际市场,年交易额不仅超过汉正街,还上了市。而汉正街至今还不能完全摆脱盗版和水货的形象,其实这是九头鸟爱转脑筋的负面表现,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。

湖北人虽“醒得早”,走在别人前面,但总是“善使短枪、难舞长矛”,像打游击战似的短线操作,虽然赢得小胜,但往往成不了最后的胜利者。“九头鸟”虽然聪明,但经常是小聪小慧,没有大目标,即便有天赋的创新意识和市场感,但企业总是做不大、做不强。所以说,若想和湖北人做可长可久的生意,需要小心他们经常见异思迁。

貌似精明却性直心善,建立情谊就一切都好办。除了把湖北人说成“九头鸟”之外,还有一种显少被提及的独到见解认为湖北人是“属猴”的。意思是说,湖北人不属龙、不属虎,没那么厉害,但也不属猪,没那么老实;情绪好时,堪称“美猴王”,要是脾气一来,马上变成一只“泼猴”。但是,别看猴子一脸精明,好像要吃人,终究也只落得吃桃子的命。不像猪八戒天生一副憨相,即便荤素全来,也不招防、不招忌,憨人有憨福。

以“九头鸟”来比喻湖北人的聪明、心计多,这或许只是一个侧面,若再用“猴相”来说湖北人,可能会更完整一些。说也奇怪,湖北人的某些性格特征竟和东北人非常相像,比如豪爽大方、带点粗野、乐善好助。这好比孙猴子,状似处处不饶人,但同时也性直心善。跟湖北人打交道,一如跟东北人,必须有着大碗喝酒、大块吃肉的痛快。湖北人——尤其是武汉人,脾气也大,容易毛躁。要是湖北佬突然变成“泼猴”一只时,你只要顺着他的毛摸,就什么事也没了。

这不南不北不东不西的湖北人也像北方人那样,非常讲究面子和关系。只要你给足湖北人面子,他便对你好得不得了,甚至不惜为了你的事丧失原则。如果你不尊重他,他便处处跟你过不去,没事找碴。但一如猴子的属相,你只要再跟他喝上一杯,马上就尽释前嫌,所有的不愉快抛之九霄云外。关系之于湖北人也是非常的重要,常言道:“在北京是谁官大就听谁的,在广东是谁有钱就听谁的,在湖北常常是谁的关系好就听谁的。”

所以说,和湖北人打交道、做生意,不只是一般人常说的提防九头鸟的权谋心机,还应抓住“猴相”的性格特点。跟湖北人成为“梗朋友”(铁杆哥儿们),顺着湖北人的脾气,给足面子,表现出大方、豪爽、仗义的性情。只要给“猴相”湖北佬这样的印象,建立友谊关系后,就容易得到有力地帮助了。

武汉人通常也都很能说,有如北京人的“侃”。武汉方言说起来生动诙谐,富幽默感,但这种方言趣味,外地人较难体会。有句顺口溜说:“北京人什么话都敢说,上海人什么国都敢出,广东人什么钱都敢赚,东北人什么架都敢打,武汉人什么娘都敢骂”。武汉人不仅能说笑,还很会骂人,最常用的一句是“XXXX”。其实,说这句话多半不是骂人,只是表示一种语气或是习惯用语。

湖北人脾气坏,好骂人,形象差。但深究起来,湖北人是刀子嘴豆腐心,往往是不打不成交、不打不相识,这其实也是“猴相”的一个特征。

或许是“九头鸟”的声名在外,许多人一开始就对湖北人怀有戒心,总觉得迟早会被他们骗了。当然,做生意保守为上,和湖北人打交道,还是需要提防他们“狡黠的机智”,但其实也不用望之却步,因为别忘了,湖北佬还是属猴的!

zEUS.

« »

已经有108人发表了评论

  1. 我家在鄂西北,离武当山更近了。
    不要说别的地方,省会城市武汉就让人失望。
    全国中心枢纽,拥有众多高校,唉!
    不提了,难过。

  2. Greetings from Hong Kong!

    我是湖北香港人! 本人就是一隻九頭鳥,小聰明,沒有用!

    幹不了大事,但生活卻過得去!

  3. 哈哈 我就是地道的湖北人

  4. @小胖:呵呵,武汉人就是个急脾气,没办法 😛

  5. 在武汉待了几年了,湖北人给我的印象还不错,只是感觉武汉人的脾气大了点……哈哈。
    其实现在不同地域的人之间的差别越来越小了

  6. 我边上正坐着个湖北兄弟呢

  7. 我觉得一个人好或不好重来不会和他的籍贯联系起来 😉

  8. 新电脑给你发第一个留言~~~
    九头鸟?怕~~~

  9. 你是湖北的啊,我朋友就在那边上学。

    其实关于这些地域的争论太多了,河北石家庄比你们尴尬多了。你问问谁知道石家庄是河北的省会?

  10. 我有个很好的朋友,也是湖北人,他是黄冈的,我是打心眼里佩服他,他不但聪明而且能吃苦,所以算是年轻人里事业有成的人。呵呵,他说你们那边唱黄梅戏,他还给我唱过。

发表您的看法

TOP COMMENTS BOTTOM